從郎酒與茅台的「醬香正宗」之爭,帶你細數全國各地域的醬香白酒

2019-10-31 23:00 关键词:郎酒 分类:郎酒 阅读:254

醬酒這麼火,誰都想來蹭熱度。這不,近来,有關郎酒與茅台的「醬香正宗」之爭,又一次讓酒友們做了一回「吃瓜群眾」。

工作的經過是這樣的,上月底,網絡上的一篇以仁懷醬酒界同仁為签名的作品《醬酒人致郎酒的公開信:中國只要一個正宗醬香,不存在兩大醬香》,嚴厲駁斥了郎酒「中國兩大醬香白酒之一」新定位,並提出中國只要一個醬香,就是貴州仁懷茅台鎮的醬香。以下是作品的精華:

1、在十年前,郎酒推出紅花郎大單品的時候,也曾在仁懷地區大收購基酒。以是,怎麼會有「中國兩大醬香型白酒」呢?

2、在制曲、工藝、格、釀造、發酵、勾調的体式格局上,老郎酒都跟正宗貴州醬香有本質的區別;

3、中國正宗醬香只要一個,沒有兩大,那就是:貴州醬香。這是歷史,也是仁懷地區的山形、地勢、地、地貌、氣候、水土所決定的。

這封信一經注销,便导致業界譁然,果真沒多久,一位 「醬香白酒消費者、愛好者」便對這封信進行反擊,以下是精華摘錄:

1、別的黑料不說,長毛酒、酒糟埋酒、各類盗窟茅台哪種新姿勢不是出自仁懷?(此處還配上茅台鎮的各種假酒圖片);

2、試問現在引領醬香酒風潮的,除了飛天茅台,其他的青花郎、窖藏1988哪個出自茅台鎮?第二梯隊的珍酒、金沙哪個出自茅台鎮?

3、廉頗老矣!茅台鎮三個字,早已不是曾經的那副金字招牌了。正如某朋友所說,茅台鎮乃數千家酒廠,卻就出來一個「茅台酒」。「茅台鎮」三個字成了懂酒人避之不及的東西。

吃完瓜,談點文明歷史中的醬香故事。說不定這就是人家的營銷计谋。

從歷史的角度客觀來說,晚清民國時期,茅台酒不過是稍着名氣的中央名酒,這與當下「國酒」的职位但是相去甚遠。借使將時間軸再拉遠一點,根據史料考證,茅台酒最開始的釀造工藝源自山西汾酒。

六十年代,茅台工藝開始走向全國。最次要的原因還是政治原因——酒是癖好品,紅軍長征時喝慣了茅台酒,各位都認定了茅台的口感。於是,全國範圍內複製茅台工藝,成為各地酒廠的重要任務。這種複製,卻也陰錯陽差成绩了很多獨具中央特征的醬香型白酒(詳見後文)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雖然六十年代便已有「醬香」的說法,但國內正式提出醬香型,卻是在七十年代末:之以是給酒定位差别香型,是為了比賽分類轻易,畢竟將風格迥異的茅台、五糧液、汾酒放在一同去比較,確認讓評委們觉得為難。

1979年,第三屆全國評酒會正式規定白酒評比按香型進行劃分,從此,香型概念開始遍及。认识茅台酒的朋友同樣也會發現:八十年代,茅台的酒標上開始出現「醬香」字樣:

由於茅台在老百姓心目中長期穩定的黨酒形象,加上茅台酒质料工藝、氣候環境等特征形成了茅台的優良口感,於是乎,茅台酒成為當之無愧的醬香型白酒的口感標杆。不僅如斯,晚期醬香型又稱「茅香型」,全國各地均有很多酒廠更是间接將產品定名為「茅香酒」。

總而言之,在茅台工藝走向全國、茅台酒品牌逐漸不得人心的大后台之下,茅台成為了人們心目中醬香型白酒的標杆。

那麼,在茅台標杆的陰影之下,其他醬香酒就相形見拙了嗎?

當然。

原理很簡單,標準是人家定的,標杆是人家立的,這遊戲咋玩?别的白酒即便质料工藝雷同、即便氣候邻近,即便微生物環境类似,仍旧無法望其項背。很長時間,其他品牌的醬香型白酒只能跟在茅台背後亦步亦趨。

在筆者看來,「標杆」這東西,不妥帖置之,好好的標杆便會變成一把雙刃劍:有了標杆,各位爭相模範;模拟的同時,落空了本身的天性和特征。

茅台這一標杆是無法複製的,但是,茅台的口感真有那麼玄乎嗎?能否醬香型白酒便长短茅台弗成呢?讓歷史來告訴您,曾經大江南北、不得人心的醬香型白酒吧!

川貴地區

川貴不只要茅台,幾十年前還有很多老百姓認同的好醬酒。

四川郎酒:1904年,四川人鄧惠川在二郎灘開設了絮志酒肆,採用回沙工藝,釀「回沙郎酒」。1980年出书的《中國名酒志》是這樣評價郎酒的:「酒液色清通明,醬香純凈……口感似鮮果之甜潤酸爽,回味悠長,回香滿口……屬醬香型酒,但獨有的風格極為顯著」。這麼高的評價,郎酒,建議您保存這種「獨特的風格」,真没必要跟在茅台後面妄自菲薄了。

貴州珍酒:1975年,「茅台酒異地實驗」項目應運而生。該項目嚴格根据茅台酒的生產工藝流程,進行了10餘年的茅台酒異地試驗。八十年代,酒廠放棄了與茅台酒沾邊的主意,另闢蹊徑,改名「珍酒」。異地茅台雖然無法複製茅台,卻產生了獨特的醬酒口感。

除郎酒、珍酒外,晚期川貴還有老百姓耳熟能詳的醬香型白酒——習酒、懷酒、黔春、築春、金壺春(俗稱貴州「三春」)。這些酒斬獲貴州名酒殊榮,有的曾列國家優質酒稱號,幾十年前,是人們心目中優質醬酒的代表。

東北地區

東北同樣出醬酒,六十年代的茅台試點將茅台工藝帶向全國,結合當地的中央特征,產生了獨特的醬香白酒風味:黑龍江省有東北第一家醬香型白酒龍濱酒、還有大名鼎鼎的北京大学倉。遼寧省的遼海老窖,不僅獲得國優酒榮譽,更被譽為「既含茅台之香,又有獨特之道」。

華北地區

北京有被譽為「小茅台」的「華都酒、燕嶺春」。北方原糧、水源以及氣候等諸多釀酒元素帶來與眾差别的風味,它們曾經獲得北京市名酒、金龍獎、輕工業部銀杯獎等多項殊榮。

同樣被譽為「北方小茅台」的還有一款河北名酒——迎春酒,別小视這款酒,除了摘得歷屆省名酒稱號,它還蟬聯三屆全國評酒會中國優質酒獎,並在輕工部酒類評比大賽獲得銀杯獎,算得上是當之無愧的名酒。

華中地區

河南的睢酒、湖北的雲台春(又被稱為湖北小茅台),還有湖南的「武陵酒」,都是各具風格特征的醬香型白酒。這当中,武陵酒更是獲得中國名酒的最高殊榮,這款酒存世量少,至今在老酒市場都是難得買到的香餑餑。

華東地區

山東的賴茅、雲門陳釀,江西的梅嶺酒,安徽的皖酒同樣在幾十年前的醬酒市場中絲绝不退色,只惋惜這些酒现在要麼無跡可尋,要麼改旗易幟換了香型,但這些酒肯定還留在很多人美妙的回憶里。

華南地區

誰說華南無好酒?不僅有好酒,并且還是好醬酒!上世紀七十年代,好學的廣東人到茅台鎮學習,學藝後,廣東誕生了很着名氣的「三液」(吳川的梅鹿液、清遠的飛霞液、順德的鳳城液),当中尤以醬香型梅鹿液最着名氣,又被稱為「廣東茅台」。品評過梅鹿液的老酒粉們說,梅鹿液既有貴州茅台酒味香醇的特征,又有獨特幽香耐久的優點。

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全國各地各具特征的醬香型白酒還有许多: 天津的蘆台春、河北的山莊老酒、江蘇的梅蘭春、湖北的一柱觀酒、四川的潭酒、甘肅的濱河御液、山東古貝春的「東陽好酒」、貴州的夜郎窖、陝西的后稷茅香等等,由於篇幅所限,這裡便纷歧一例舉了。

茅台酒是弗成複製的,因為茅台鎮的天時天时、歷史機緣成绩了上天獨一無二的賜予。

可恰恰這些年來,大批的品牌不断拋棄自我特征,自觉追隨標杆,向它靠攏。於是,歷史的車輪無情地帶走我們記憶中的琼浆。

现在,我們留下的醬酒記憶越來越少,少到現在我們只能在大品牌中尋找酒桌上的自傲。於是,在這個臉盲的時代,我們患上了酒盲症:一瓶酒,不再是喝口感那麼簡單,喝的更多的是体面,喝的是宴請者的心机;而那些真正的琼浆,卻總是這樣遺憾地消逝在了這些對地区文明、對品牌特征的無自傲中。那些曾經廣為流傳、容身傳統、容身地区文明、擁有中央特征、獨具文明屬性的酒,終將無處可尋。

以是,茅台、郎酒,你們別掐了,正宗的醬香,不在某地,而在歷史的傳承、地区的特征里。

來源:酒香醇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醉芳香 版权所有